幻境

绝色

    张起灵是在胖子的古董店里遇见神荼的。当时他还没来得及进屋,就在古董店的门口撞见了他。冷不丁的一抬头,一双浅蓝色的双眼就在他眼前,离得那么近,差点要碰到一起。 
   通常情况下,好看的五官要是全凑在一张脸上就会变得惨不忍睹,但面前的这个人推翻了这个说法。绕是张起灵已经活了有百年的时间,自认为见过不少绝色,可是这样摄人心魄的眼睛,他是头一次看见。 
   精描细画的丹凤眼里,清澈又纯粹的蓝。 
   张起灵的感情很麻木,但这不代表他不会欣赏美。上一次他受到这么大的震撼还是在康巴落的那个湖边。那时候又和现在不同,那片圣洁离自己太远,而这一次,它就在自己面前。 
   神荼疑惑的看着挡在自己前面的人。 
   “借过。”他礼貌而又冷漠的说。 
   神荼走远后,胖子才慢悠悠从里面出来。“哟呵,小哥,来的这么早啊。”胖子明显有些惊讶。他点点头,把背包放下。 
   “刚才出去的那个人是?”他迟疑了一下,还是问了一句。“那个小子啊,是神荼,哎哟小哥你来得晚咯,早点来我还可以给你介绍介绍,他呀……”胖子抠了抠鼻子,喋喋不休的说了起来。 
   神荼。张起灵在心里暗暗记下了这个名字。无端的,他也开始后悔自己来得晚了一步。同时他也意识到,他对一个陌生人竟然产生了这种莫名的兴趣,但他并不为此而警惕,反而隐隐的有些期待。 
   自己和那个人,一定还会再遇见。

无双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神荼的母亲在他小时候曾让他背诵过许多诗句,神荼自幼就是个聪明的孩子,记住这些并不难。可同时他也是个贪玩的孩子,对他来说,这些诗句如同母亲的管教约束一样,麻烦,只会阻挠他玩耍。后来发生了很多事,那些被他轻轻松松记住的诗句,很多也都淡忘了。 
   那天他从胖子家出来,急匆匆的在门口撞到了人。他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撞到别人,刚想道歉,抬起头来却愣住了。 
   神荼向来讨厌和陌生人离得过近,这个人却没有让他反感。或者说,他忘记了反感。在那个人漆黑的瞳孔里,他看见自己的身影清晰的倒映在上面,又好像什么都没看见,只有一片荒凉又寂寞的黑暗。他想起小时候父母给他和弟弟讲的故事,小小的孤独的星球上,住着一个小王子和他的玫瑰花。只是面前这个人,大概并不拥有玫瑰那样绚丽的东西吧。神荼想要找出语言来描绘面前的人,无数诗句在脑海里翻涌,下意识的,他想起了一句话。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他惊觉自己发呆过了头,面前的人也站着没动,明显是被自己挡住了,于是有些不好意思的侧身走过。 
   神荼一直在回想着那个人和那个自动蹦出来的句子。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他把这句话放在嘴里反复咀嚼,眼前不停的浮现那双眼睛,和那个人抿着的嘴角。他心里突然升腾出一种奇妙的感觉,他的星球和那个陌生人的擦肩而过,他瞥见了小王子的一点影子,窥见了另一个荒凉世界的一角。 
   如果,可以再见他一次就好了。

天台


  已经快9月份了。神荼坐在楼顶的天台边上,长长的双腿轻轻随着耳机里的旋律晃动。扑面而来的风已经变得很凉爽,风力也恰到好处,足够撩起他额前的黑发和他的衣领。他眺望着脚下的城市,密密麻麻的建筑,以及在它们的缝隙中穿梭的人。每一个人都神色各异,各怀心事,好像在思考着一些极重要的事情,肩负着重大的使命。
  人类一思索,上帝就发笑。
  神荼冷不丁的想起这句欧洲谚语,此情此景倒是十分贴切。不过自己也好不到哪去。真正肩负重任的人,应该是那个比自己还闷骚的家伙吧。
  神荼眼前浮现出张起灵用与某位葛姓演员相差无几的姿势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
  “在笑什么。”身后传来那个熟悉的声音。
  神荼被他下了一跳。已经不止一次了,这个人出现在自己的警戒范围以内而自己居然毫无察觉。他用很短的时间快速恢复了镇定,然后向后斜了一眼。
  “没什么。”
  张起灵默然,手抓住栏杆灵巧的一翻,和神荼并排坐在了一起。八月底,秋老虎还余威未尽的藏着点热量,烤得他们暖烘烘的,被有一阵没一阵的风一吹,惬意得不得了。张起灵盯着湛蓝的天空发了会儿呆,然后转过头看向神荼。“在听什么。”神荼也把视线转移到他脸上,不答话,只是摘下一边的耳机递给他。
  张起灵愣了一下,接过耳机戴上。这是他头一次看见神荼在听音乐,往常从没见过他对这些东西感兴趣。耳机里是一个纯净而透着慵懒的女声,唱着不知名的英文歌,和着阵阵秋风,和着温暖又不晒人的阳光,在这个闲适的午后蔓延开来。风又大了些,吹开了天上的薄云,使太阳露出了它所有的光芒。阳光猛的投下来,在神荼的每一根睫毛、每一丝头发上都镀了一层金边。神荼大概是觉得被晒得很舒服,脸上的表情更加放松起来,看着远处的地平线,露出一个微笑。
  张起灵心里一动,也笑了出来,转过头去看着快要落山的太阳。
  远处传来阵阵蝉鸣。